时尚新闻

说说“你不知道的旧社会”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7-16 22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《你不知道的旧社会》一书记载,上世纪20年代,西方医学登陆天津,从租界到华界都建立了民众防疫体系,从此以后,天津市民一年四季都要打防疫针。

  彼时国人尚未开化,不理解为什么要平白无故挨一针,警察带着医生上门服务,大多数市民都往外躲。软的不行,政府就来硬的,在街上设卡,查打针证,打过防疫针的都给发一张打针证,没证不让过去。

  老天津卫管打针证叫“针票”。出门没有针票,过关卡得给检查人员塞红包,花上几个铜板。从城南去趟城北,得过几百道关卡,一天走上几趟,光塞红包也能把自己弄破产,最好的办法是雇别人替自己打针。那时候天津街面上有很多小乞丐,随便给几个馒头,就能让他们替自己打一针,弄张针票出来。越到后来,防疫针越儿戏,“雇主”连小乞丐都不用找了,直接从工作人员手里买针票—一手交钱,一手交票,公平交易,童叟无欺。与此同时,官方努力推行的防疫计划轰然坍塌……

  本书的作者林希是一位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老作家,他在序言里说:“在我们的印象里,旧社会有恶也有善,旧社会有冷也有暖。我们更应该告诉年轻人,旧社会有许多罪恶,而这些罪恶又是如何形成的;如果新社会不好好治理,这些罪恶也可能重新出现。”我觉得他的话丝毫没有危言耸听。

  书里有一章专谈“副爷”。副爷是吃官饭的,有点儿像现在的城管,但是比城管的职能要宽得多,权力也比城管大,摆摊的归他们管,拉人力车的归他们管,老百姓婚丧嫁娶打街头路过,也得归他们管。职位很低,管得很宽,不是爷,胜似爷,所以老天津人尊称他们为副爷。

  副爷是个肥差,上了班,往街口一站,卖水果的得送给他几斤水果,卖酸梅汤的得送给他一碗酸梅汤,要不然,他说你乱摆摊,扰乱社会秩序,哨子一吹,送你局子里去。旧社会有些拉大车的苦力,www.177000b.com,几十吨重的大车,几个人使出吃奶力气才能拉起来,中途不能停,一停下来就再也拉不动了。所以副爷最喜欢找他们麻烦,见了大车,摆手让停,说是执行公务检查货物。为此拉大车的苦力必须提前备上一批红包,每看见一个副爷,提前把红包递过去,以免副爷喊停。有些副爷不领工资也要上班,跟外快比起来,那点儿工资算什么啊!

  本书娓娓道来,给我们讲述了旧社会的很多怪象,到了今天,这些怪象有的已经消失,有的还在重现,这说明新社会虽然科技发达、经济繁荣、国家安定、人民幸福,但是在某些角落里,还残留着旧社会的余孽,为什么会这样?我相信读完这本书的朋友一定能找到答案。

  我只想说说这本书的一个美中不足之处:书名跟内容不太合拍。该书的标题是《你不知道的旧社会》,但内容只涉及民国天津,只讲述新中国成立前的天津社会是什么样子。对民国生活史不太熟悉的读者看了这本书,可能会以偏概全,把旧天津的特征当成旧中国的特色。事实上中国很大,一个地方一个样子,就拿副爷来说吧,旧天津的副爷吃得满嘴流油,而同时代云贵高原的副爷却饿得前胸贴后背。我读过薛绍铭先生在抗战前写的《黔滇川旅行记》,金多宝规律玄机网。当时昆明和贵阳这两座城市的副爷每月只能按一折领薪水,加上外快还不够解决一个人的温饱,必须兼做其他工作才能挣钱养家。

  再如本书回忆天津土匪的江湖规矩,绑票从不绑女性,也从来不撕票,可是同时代的上海土匪就完全没有这种“道义”(参见陈存仁《抗战时代生活史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8月出版)。这大概是因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天津还是熟人社会,绑匪若不讲规矩就会遭同行歧视,而上海滩的绑匪山头林立,无需有这些顾忌吧?